betway必威官网注册_betway必威注册成功
做最好的网站

《原力覺醒》:新角色還未「覺醒」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10-10

電影《最後絕地武士》給我的最大「衝擊」之一,是在盧克即將逝去的那段落。盧克因用原力所投射的幻影與Kylo Ren的決鬥,令其身體難以負荷;當他望著眼前與家鄉Tatooine相同的火紅雙夕陽,並放下心頭大石般地離世之時候,片中的影像與John Williams所創作的熟悉旋律相結合,能產生非凡的、或能喚醒我們情感與對過往之回憶的感染力。此感染力,是前一部《原力覺醒》所欠缺的,就算是韓·索羅被殺的那段,也主要靠著劇情突然的變化,而非影像本身具有強大的情感力量,來帶給我們衝擊性。還有,本片亦都發揮了視覺特效的魔力,讓它們不只有裝飾般的功能,於Holdo中將,把自己所在的艦艇跳躍至光速,並撞向至上號的一幕,聲音、配樂忽然靜止,「主角」變成了畫面上壯觀的特效,且也讓觀眾屏息靜氣,產生了排山倒海、史詩級的、或近年在大銀幕上難得一見的震撼之感!

然而,個人覺得《原力覺醒》的最重要問題,是新角色的塑造上,從第一主角要選女性來擔當,和男主角為黑人的設定來看,就有些刻意(像純粹地需要政治正確,卻並不是為了更好呈現故事的內涵,才這樣選角)。我們於《原力覺醒》內,看到Rey很快便掌握了Millennium Falcon號的駕駛技術,很快就懂得運用原力,來反控制著影片開始時看似很厲害、也受過長期訓練的大反派Kylo Ren(當然你可辯解是Rey的基因/天資優越,或Kylo Ren的內心仍徘徊在黑暗與光明之間,不及女主角Rey堅定而影響原力的發揮)。但Rey這角色的缺陷正是她一上場就露出太高的天資,沒有在此集明顯地經歷一個從低谷往上爬的成長過程、少了能真的痛擊到她的困難/考驗之洗禮,令此角不夠豐富「立體」、顯得「扁平」、也顯得「蒼白」!而以往星戰中的盧克·天行者,於自身能力提升的同時,也會面對彷徨、掙扎和巨大的傷痛(第四集《新的希望》內,他經歷家人和師父被殺);可J·J·艾布斯的《原力覺醒》,會把更多掙扎的內心戲「分」給了大反派Kylo Ren,但他的內心戲又被拍得比較表面化、套路化,令人難以留下深刻的印象,或代入到他的掙扎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田中小百合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原力覺醒》如此大量的致敬,惹來褒貶兩極的看法,批評意見認為它幾乎就像《新的希望》的重拍,毫無新意、不思進取。而我覺得,經典作品要再來一套三部曲續集,其出發點(《原力覺醒》)本是很難把握,特別對於擁有全球數以億計之粉絲的作品來說(他們視星戰如宗教信仰),當故事發展一旦偏離了航道,就會招致比弒星者基地之紅色光束更強勁的攻擊!

本片通過盧克對Rey的訓練情節,又一次地解釋了原力並非是你所擁有的力量,而是存於萬物之間的能量,它其實不只屬於絕地武士,任何人也有機會獲得。從這點上,我們會更明白導演,為何要如此去交代Rey的身世,即使她與安納金一樣,並不是絕地武士所生,乃至是橫空出世,或父母是撿破爛的,都可以得到強大的原力,成為所謂的英雄(最後拿掃把的小孩也可擁有原力)。萊恩·尊遜著力要打破過往故事設立的「限制」,正是「繼承」了原力的精神,他的此作品就像尤達引來的一道閃電,燒掉了觀眾原本的不少「認為」。

之後女主角Rey所生活的沙漠環境,與盧克·天行者以前所住的塔圖因星球的類似;韓·索羅及朱兒在《原力覺醒》和《新的希望》這兩部電影出現的相近時間點(其中前者韓·索羅及朱兒的驚喜出現,是「30-60-30」之傳統電影結構的明顯的第一情節點);再跟著如同Mos Eisley cantina的再現;弒星者基地摧毀Hosnian星系的一幕,又和第四集內死星以超級雷射摧毀莉亞公主的家鄉行星有所呼應;到後段Poe Dameron駕駛著X翼戰機闖入基地反應器的核心部分,「翻炒」了盧克當年擊中死星要害的結尾;而Kylo Ren弒父的段落,是參考了《帝國反擊戰》內黑武士斬斷盧克右手時,他們身處的「天橋」背景,並令人湧起了Obi-Wan被黑武士所殺的悲壯回憶。

《最後絕地武士》的最大顛覆之一,在於盧克·天行者此角色的塑造上。他因為察覺到徒兒Kylo Ren心中滋長黑暗,曾一度想將自己的徒兒殺害;可有評論提到,以前的盧克,即使面對已經墮進原力黑暗面很深很深的黑武士,也能相信可將他拉回正途,何解盧克會在這集中,遇到還未真正變壞的Kylo Ren,卻放棄對他「治療」?我想從《帝國反擊戰》內,盧克覺得要用原力來「舉起」自己的戰鬥機,是不太可能之事情的這一點上,就可以反映出他,未必如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堅定。盧克在某些情況下,其實也容易會放棄、缺乏耐心,雖然往後他得到成長、信念更強,但這會偶爾想放棄的念頭(於面向帝國皇帝時也差點被原力黑暗面所引誘),就像刻在了他的基因內,不是到《最後絕地武士》中,才變得如此;況且,盧克想殺害Kylo Ren的想法,也是一閃而過,他內心偶爾會產生這樣的「波折」,正是和過往的他,有著相承接的地方。

我想J·J·艾布斯在抉擇本片該往哪個方向走的時候(按傳統還是按「破格」的方向走),會有過如同Hamlet處在人生交叉點時,對"To be or not to be"的思考掙扎,而此掙扎也發生於電影內Kylo Ren弒父的一幕(這弒父的考慮亦讓人憶起盧克·天行者在《武士復仇》中所面對是否要殺父親黑武士的問題),戲裡戲外,創作者與角色之間,產生了特別的聯繫。而按最終的「成品」來看,J·J·艾布斯選擇了妥協,選擇了偏向星戰粉絲的一方、偏向較傳統保守的一方,但他頗高的執行能力也被體現了出來;況且,把這作品放在整個新三部曲的格局,就好比一部電影的開頭和引入高潮的部分(「30-60-30」結構中的前30分鐘部分),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那真正的扭轉或顛覆,往往會在下一集之中發生(而事實證明,也是如此)。

萊恩·尊遜的《最後絕地武士》,儘管於主角的塑造上存在爭議,影片中也有不少的漏洞(如前段在太空放的炸彈竟會做自由落體運動;黑人主角Finn,之前只是一個普通的風暴兵,卻知道第一軍團那麼多秘密……)但瑕不掩瑜,此片除上述的優點,它的對白也繼承了星戰第四至第六部曲的優良傳統,從Poe Dameron開頭的一句「比這瘋狂的事也做過」,便呼應了《原力覺醒》中他所說過的「這些暴徒沒有什麼可怕」,並表現出此角色在勇敢無懼之外,又帶有點自以為是。導演萊恩·尊遜,大膽地令本片由上一集的保守風格中突破了出來,他雖然如採礦行星上的抵抗軍,面對著觀眾/星戰迷槍林彈雨的攻擊,可守住了,從前的星戰電影,那其中之最重要的、能在融合舊作之同時,也會進行革新的作品價值或星火!

如前所述,《原力覺醒》還原了舊星戰電影的質感,卻同時亦「還原」了第四集《新的希望》中,猶如是用Lego砌起來的、經不起太多推敲、不太穩固的電影結構。然而劃時代的星戰第四集,帶給當年觀眾的震撼力,與已經看美國大片看到麻木了的大家,對《原力覺醒》之感受,是不可同日而語,難聽地說,此片是一部過時的作品,J·J·艾布斯試圖要跟上政治正確的風潮,讓女主角不再淪為花瓶,但始終都做不到像同年的《Mad Max: Fury Road》那般,能用舊瓶去裝新酒,拍出真正具女性色彩的電影。新角色Rey, Kylo Ren, Finn等,還不如舊角搶眼,他們就像女主角的原力剛覺醒一樣,其所藏的潛能,於這集中仍未得到完全的發揮。

盧克在訓練女主角Rey時說過,「原力是一種張力、一種平衡」,這猶如太極圖所示的陰陽二氣,既相互對立,又相互聯結,陽中有陰、陰中有陽。於Finn和Rose Tico為尋找解碼高手而前往賭場星球的支線內,我們看到此星球華麗背後對蟻民的壓迫,那衣著光鮮的賭客,卻是靠武器的買賣來致富;他們會將武器賣給第一軍團,但亦會賣給反抗軍,就像精通解碼的神秘人物DJ那認為,其實無所謂好人與壞人,連他自己,都是既會幫Finn和Rose Tico脫離險境、潛入至上號,也會為得到反派的好處,而出賣二人。本片重點著墨這光明與陰暗之間的「互動」,像打破自己的黑色頭盔之後,內心發生比前一集更多掙扎的Kylo Ren,在正邪之間的游移 (打破頭盔面具、還原真實自我,這幕再次體現出本片要去掉星戰人物「神秘感」、「傳奇性」的用意);或是女主角Rey,差點被Kylo Ren所引誘進入黑暗面(因前面通過二人交流的鋪墊做得好,以致那幕引誘戲拍得令人信服);而曾遭受過挫折的盧克,在被以絕地英靈再次現身的尤達點醒後,亦領悟到那代表正向引導的絕地典籍雖然重要,但失敗的經歷(此片內的抵抗軍多次行動失敗),也同樣重要,它就像(或屬於)原力的黑暗面,於反向處,有時卻能夠刺激人的成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田中小百合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注册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力覺醒》:新角色還未「覺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