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官网注册_betway必威注册成功
做最好的网站

《地心引力》:摄影与视觉特效的完胜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17

《地心引力》自从放映以来受到了很多的关注,不少人将它与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比较,个人认为可比性不大,虽然两者都在展示太空环境上面费足了心思,但显而易见的区别是库布里克在内涵上也玩得高深莫测,晦涩玄虚。而《地心引力》怎么看都是个典型的灾难逃生篇,在剧情上没有太多引人深思之处,在科幻上也没有多么超前惊人的思考。说到底,它能不能称得上是科幻片都具有争议。

《地心引力》:从至繁到至简

说到这里,我好像一直在讲这部电影的不是,其实我是想说,纵使这部电影在内涵上很普通,但也不影响它成为一部杰出的甚至有可能是里程碑式的经典电影。那么它到底在什么地方得到了突破呢,我的结论就是:美轮美奂的极致视觉体验。

文/DreamReaver

想必任何人在电影院欣赏电影(尤其是3D版的)时都会感到非常美妙,导演将太空环境的美丽、神奇、恐惧、无力以及对地球家园的眷恋表现的淋漓尽致。影片的重点在于呈现太空环境的官能感受,他表达的这种镜头上的美感,正是抓住了太空环境中与众不同的特质。

(包含插图的原文请见我的人人小站“迷影小屋”

首先一点,就是镜头的运动感体现。每一个镜头都会有轴线支撑。在地面拍摄,由于有地心引力,这就像是一个已经固定了的轴线,镜头得在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平衡。镜头在运动时,也会沿着轴线进行。而运动轴一般也是较为固定的。

       阿方索·卡隆的《地心引力》上映后,热议不出意外地集中于两个方面:逼真、磅礴、令人窒息的太空特效镜头,与“一句话就能说完”的简单剧情。前者因其在电影语言和视觉效果上的突破而令评论界和影迷叹服,而后者则令不少观众大失所望,并由此引发了对片中俗套和科学漏洞的吐槽。矛盾的反响折射着不同群体对于影片的预期,而片子本身的价值却往往淹没在争议中。在笔者看来,《地心引力》所完成的是一次从至繁到至简的表达,它有着很高的完成度,也有着足以载入影史的意义。

太空里就不一样了。看过《地心引力》的朋友们一定不会忘记开头惊艳的十几分钟长镜头。在这个长镜头里,镜头的运动极其复杂。首先,太空中的参照系就很多样,变换自如。从一开始以地球为参照物,地球背景不动,太空飞船在行驶。当太空飞船驶近之后又将参照系移到了飞船上,这样地球背景就开始动了起来;再之后又移到了飞行的宇航员,之后又有几次变换。这种参照系的自由变换可以带来更加丰富的视觉体验。其次,参照系及被摄体本身的自由度也很丰富。一般正常行驶的航天器或宇航员会尽量保持三轴平衡,位移上则沿预定轨道前进。但是灾难片的设定打破了这个限制,就是要破坏它们的稳定,就是要让它们的运动和自旋混乱无序。镜头可以自由的运动,被摄体也在多样化的运动,这样出来的画面自然就运动感极强了。飘浮,自旋,撞击,解体等等,这些复杂的运动画面,通过精心的设计,并利用一条定制的多自由度机械臂以及数控化拍摄,就达到了非常炫目的效果。感官体验非常美好。

       评价一部电影的必要环节,是将其放在类型片的时间轴上做比较。从这个角度来说,《地心引力》并非典型的科学幻想,而应该说是灾难片在太空环境下的移植。电影的情节是建立在当前人类太空技术的基础上的——空间站、返回舱等场景皆真实存在,台词中的细节(如“半个美国都上不去Facebook了”)也在有意强调故事背景的时效性。事实上,主创们在技术上的努力,都以还原身临其境的真实感为基本目的,而这恰恰是灾难片所试图做到的。特效营造的奇观之所以震撼,并不是因为奇观本身是多么瑰丽的幻想,而是因为镜头把观众未曾体验过的太空环境塑造得如此富于代入感。而这种代入感也成为影像的利器,使得影片能把“荒岛求生”式的情节展现得更有感染力。
 
       以太空求生片为评价标准,本片的价值就显现了出来。相比于那些用幻想承载思考的太空史诗,这部片子的格局是小而集中的。至繁的技术所包裹的是至简的主题,即渺小个体在真实的宇宙空间的挣扎,以及母体之于个体的意义。绚丽的技术服务于返璞归真的表达,《地心引力》在两个方向上都做到了极致,这让影片的周身散发着摄人心魄的美感。

接下来,再说说太空中光线的控制。太空中的光源很有限,大部分是纯黑的背景。太阳光由于没有大气的散射,会显示出非常强的硬光特性,这为高明暗反差制造了有利条件,而明暗强反差又能够很好的为惊悚主题服务。除了太阳直射的光线,地球也是个非常漂亮的光背景,虽说其主要还是反射的太阳光线,但它的色彩却是最丰富的。太空中还真找不到其他多彩艳丽的东西了,航天器和身着宇航服的宇航员基本都是素色。而太空中的地球则实在是太美了,蓝色的海面,绿色的植被,黄色的裸土,白色的云或冰雪,还有神奇的极光和大气临边效果。导演为了控制这个复杂而美丽的彩球背景,特地做了个LED盒子,用电脑控制光背景在LED上显示,以达到光背景可以在宇航员的眼球以及头罩玻璃上反射,从而被摄影机捕捉到的效果。这真是煞费苦心精益求精啊!

       当桑德拉·布洛克扮演的女宇航员脱离了飞船的连接,旋转着飞向太空深处的无边黑暗时,强烈的“深空恐惧”伴随渐强的电子杂音,从银幕上直接而彻底地笼罩下来。这种梦魇般惊心动魄的观影体验,可以概括《地心引力》前半个小时所营造的整体感受。上述的这个镜头在影片的先导预告中被重点强调,它像极了《2001太空漫游》中被HAL杀害宇航员的最终归宿,那部电影曾是笔者深空恐惧的源头。现在它在IMAX银幕上被更逼真的技术重新呈现,对观众而言其身临其境的程度堪比新世纪的“火车进站”。如此出色的临场感,是由前半个小时令人惊叹的长镜头所带来的。
 
       影片开头,巨大的蓝色星球直接映入眼帘,主人公所在的宇宙飞船在无线电波声中逐渐从画面中浮现。这是一个惊艳的开场,固定机位中太空船的极端渺小与对讲声在巨大静谧中的投射,直接而有效地营造出在太空中空旷无依的气氛。

此外还有些宇航员身上的灯光,可以用来在画面的黑暗背景中为人物定标,或是他们检查遗弃航天器时的照明。总之,太空中绝大部分场景主要靠太阳和地球两个大光源,虽然简洁却十分艳美。

       在接下来13分钟的长镜头中,镜头令人难以置信地在飞船外的各个角度和位置自由穿梭,令人窒息的地球美景连同各人物的状态被展现得淋漓尽致。镜头的运动并非无规律可循,男主角的太空行走对画面内容的转换起到了引领作用。作为有经验的“引导者”,以他为中心的行动轨迹和对话让人物关系在短短几分钟内清晰地串联起来。

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注册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地心引力》:摄影与视觉特效的完胜

关键词:

上一篇:拜金时代,无非是长不大的人的童话
下一篇:没有了